<form id="tbh3f"><span id="tbh3f"><th id="tbh3f"></th></span></form>

               湖南省煤業集團白沙實業有限責任公司
              白沙實業公司文化樓招租公告 S320省道白沙佳苑附近地塊招租公告
                · 新聞資訊 〉白沙動態
              探尋安仁龍市地名之謎


              作者:伍安生  發布時間:2020/11/18  點擊數:1562

              我于1959年出生在安仁縣龍市鄉田心村伍家灣,父親青年時期當過鄉村教師,后來任縣委秘書、地委干部。我兄弟三人,從小跟隨父母來到郴州。1966年底,受文化大革命影響,母親帶著我和哥哥、弟弟回到了老家。

              我家住在伍家灣的享堂里。這里原來是個祠堂,是供奉伍氏祖宗牌位的地方。前有一塊禾坪,兩個庭院,十幾間房子,土改后分給了三戶人家,我家是其中之一。禾坪左邊是一間側房,外面有一條水渠,里面有一個閘門,裝有一臺水力碾米機,偶爾有人挑著稻谷來碾米。

              我和哥哥、弟弟在田心小學讀書,學校旁有一口水塘和一棵楓樹。放學以后,我們有時會去田里捉泥鰍,去田心灣、蘿卜洲、虞家灣一帶打豬草,還會去楊柳村、龍家灣、金鉤灣、白鷺塘、亭子坪、造福沖的親戚家玩。那時候我們還小,不懂益相方言,到過不少地方,從未想過這些地名有何來歷。

              伍氏享堂位于龍家灣以北一公里許,東有龍頭腦、為公坳,南有龍家灣、玉峰嶺,西有黃龍江、田心灣,北有學堂灣、下譚家。細細思量,這些山嶺、村莊的名字耐人尋味,每一個名字都彌漫著撲鼻的書香。

              放學以后,我和哥哥常去“為公坳”砍柴,從家里出發,東行兩三里,便到了山腳下。為公坳的南北兩端都是山連山,海拔約400米,山體舒緩而深邃。太陽西斜時,我倆便在山腰的“尖石頭”旁停下,趕緊砍幾捆茅柴就回家。遇上禮拜天,我們就和小伙伴一起去拾干柴。在拾柴的間隙,我們沿著山路往上跑,攀巖石,鉆山洞,摘野果,穿過“泉水井”,爭相登上山頂,大聲呼喚:“風啊風啊嗚喂!”、“風啊風啊涼快!”好不愜意!

              回家路上,伙伴們仍然余興未盡,一路有說有笑。而我對“為公坳”的名字挺好奇,卻又百思不得其解。直到2009年,當我看了父親編的《益相史話》,才知道這山名的由來:原來因為山體圓韻方正,中間一條直谷,自頂至腳劃成兩半,宛如一本翻開的巨著,似有天下為公的氣度,便取名“為公坳”。

              小時候,我最愛看“為公坳”的日出。每當晴朗的早晨,太陽就會從山頂冉冉升起,染紅了滿天朝霞;有時候,我多么想到山的那一邊去看一看,去感受一下大山的偉岸和神奇!

              伯伯家住楊柳村,這里與茶陵接壤,村旁有一條自北向南的古驛道,相傳是秦代所修,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歷史上這里發生過多次戰斗,葉挺率北伐戰爭“獨立團”、朱德率湘南暴動起義軍曾從此經過。

              有一次,天還未亮,媽媽要和村里的大人進沖背樹,順便帶上我和哥哥去感受一下沖里的氣氛。我們從伍家灣出發,沿著古驛道到達楊柳村,與路遇的村民匯合。

              我們走出村口,過了一座橋,上一個坡,便進入一個狹窄的山口,迎面吹來陣陣冷風,眼前仿佛有一堵墻,定眼一看,原來是一座陡峭的懸崖,令人不寒而栗。旁邊的大人說,孩子別怕,這是龍頭腦,龍頭腦全是巖石,石頭掉不下來;有的人接著說,這條龍來自東海,巖石里邊還有一根金扁擔呢。

              我將信將疑,繼續往前,路過一個古亭,爬上一個山坡,就到石沖水庫了。此時天已大亮,水庫波光蕩漾,山野里升起幾絲炊煙。沐浴著初升的太陽,我們在大山里盡情地穿行,看到了古樸的房屋,見到了熱情好客的山里人,嘗到了清香美味的野菜糍粑……

              龍市人喜歡龍,從古驛道進入龍市地界,龍頭腦、為公坳、筆架山一字排開,延綿十余里,恰如一條長龍,氣勢恢宏,蔚為壯觀。于是,龍市就有了“龍頭腦”、“龍口潭”、“龍形嶺”、“黃龍仙”、“黃龍潭”、“黃龍沖”、“黃龍江”、“黃龍橋”、“麻龍江”、“碧龍寺”、“盤龍庵”等一連串關于“龍”的名稱。后來,龍氏祖先來到玉峰嶺下定居,數代繁衍,便出現了一個“龍家灣”。龍市因為“龍”而得名。

              龍市古時候又稱益相,F在的鄉政府后面有一座海拔200余米的山峰,因圓潤如玉,便取名“玉峰嶺”。北宋時,岳麓書院、石鼓書院的影響,這里建了一座書院,名為“玉峰書院”。南宋時,江西廬陵人士周必大慕名來此游學,后中進士,入朝為相,封為“益國公”。淳熙年間,周必大退休后又來此講學,與龍市結下不解之緣。所以,龍市方圓數十里便名叫“益相”。又因這里的“龍”多,又故稱“益相龍”。

              自古文人喜山樂水。龍市四面環山,田野空曠,山川綺麗,流水潺潺,風景優美,引來無數文人墨客。玉峰嶺左攜為公坳,右擁筆架山,山雖不高,貴為寶玉,書香四溢。有佚名者輯《益相上壟八景集句》贊譽:“天外三峰削不成,凌云健筆意縱橫;山呈好畫當書案,座右題銘律后生!薄坝穹迩嗌缴现鞕,泉帶松聲出谷寒;常愛此中多勝聲,秋風一曲入琴彈!边@詩情、這畫意,走遍天下名山大,唯我龍市獨有!

              1975年初,我和哥哥從郴州高中畢業,作為知青下放到峰南村白鷺塘。期間,我在峰南小學當過代課老師,那時學生沒有書包,老師生活清苦,經常吃南瓜。有一次,學校組織師生進山摘茶子,我們沿筆架山的石礫寨上山,這里山路崎嶇,峰回路轉,越往高處走,山勢越來越陡,山峰越來越多,舉目望去,那一座座青翠碧綠的山峰好似一個個矗立的圓柱。校長介紹說,這一帶叫柱固團村,因群峰如柱而得名。

              1976年底,我離開龍市去參軍,退伍后隨父母在耒陽工作,很少回安老家。后來,我老家伍氏享堂的房子拆除了,但父親對家鄉的情愫越來越濃,退休后長期住在安仁,有時住縣城,有時住龍市親戚家,一門心思搞調研,找資料,編史志。我每年都要抽空回安仁看望父親,看看龍市的變化。2013年7月,我和公司領導一起來到石沖村,看望年愈八十的父親,此時他正在“合江口”維護“桃源福地”石刻。

              石沖村是一個偏僻山區村落,位于“茶安”大山脈中段,東靠茶陵的群山峻嶺,南臨本鄉柱古團和排山鄉的大源、大石林區,縱橫數十里。2001年,國家投資修路,在“合江口”右方的陡坡中,挖出一塊石壁,石壁上鐫有“桃源福地”四個楷書大字,蒼勁有力,鑿紋清晰,完整無缺。石壁長360公分,高160公分,字體見方80×60公分。究竟是何時何人之佳作,不得而知。

              無獨有偶,在“桃源福地”石刻對面,我們還看到另一塊高80公分、寬40公分的石刻,上書“黃龍”二字,載明刻制于南宋淳祐丙午臘月1246。

              據了解,石沖村最早叫“黃龍村”,山澗溪水在這里匯合奔騰直下,經“黃龍潭”、“黃龍沖”流向“玉峰嶺”、“金鉤灣”、“銅壺壩”、“蘿卜洲”、“下譚家”……,名曰“黃龍江”。至此,筆者似有所悟,透過兩塊石刻,我們似乎找到了揭開龍市古文明的密碼,看到了隱藏在地名文化背后的玄機,安仁龍市地名之謎即將揭曉。

              自古以來,雖然地名就是一個符號,但不同的地名有其特定的文化內涵,是有靈魂和生命的。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神,龍市位于茶、攸、安交界之處,古驛道經楊柳村、燕子窩、伍家灣、龍家灣、虞家灣、亭子坪穿境而過,原住民為避戰禍大多逃往別處,這里幾乎成了無人區,宋代以前無史可考。“龍市”從何而來?只能從“黃龍”石刻和現存族譜中尋找答案。

              “黃龍”石刻刻制于1246年,龍市現有53個姓氏,較早落籍龍市的有歐陽氏(965)、伍氏(1272)、虞氏(1281)、蔡氏(1368)、龍氏(1370)、譚氏(1379)、張氏(1380)等,可以推斷,“龍市”一詞或許在南宋初期就出現了。

              南宋初期(1110),戰亂剛剛平息,朝廷委派官員鎮守邊塞,休養生息,開荒種地,有組織地實施移民,有的依山而居,有的擇水而棲,熟悉周邊環境,這里經歷了一次較大規模的地形勘測。

              在先期到達的住民中,不乏文人墨客、飽學開明之士,他們從空曠的田野走向茫茫林海,給所有的山嶺、村莊貼上“標簽”,有的以動物命名,龍鳳呈祥,于是就有了 “龍頭腦”、“鳳形山”;“龍頭腦”即龍首,“為公坳”、“筆架山”一語雙關,皆為龍身、龍尾;“玉峰嶺”圓潤如玉,“黃龍江”環繞而過,恰如“雙龍戲珠”,由此派生出許許多多的“龍”,這里便成了龍之家族,“龍市”一詞最受百姓喜愛,沿用至今已有千年歷史。

              此外,在這上千年的歷史中,龍市還從四川、江西、永州等不斷進入新住民,漸漸形成了53個姓氏家族,如伍家灣、造福沖、田心灣、下譚家、龍家灣、金鉤灣、虞家灣、銅壺壩、段家灣、曾古屋等地皆以姓氏、地形、寓意命名,在龍市其他山嶺、村莊還有許多有趣的地名,只能顧名思義,不一一列舉。

              值得一提的是,在龍市歷史上經歷了兩次意義深遠的更名:

              一是南宋時期,一代名相周必大曾兩度來過龍市,其影響力極其巨大,后來龍市方圓幾十里都叫“益相”。至今,圍繞周必大為何而來,為何而去,是否來過,以及獨特的“益相方言”、“益相文化”,大家還念念在慈,爭論不休。確實,“玉峰書院”倒了,僅有的線索就是族譜,1300年前,首次出現“益相”一詞。再有,周必大與茶陵進士歐海是同窗好友,其中之謎有待進一步探尋。

              二是桃源福地。翻開龍市歷史,出于多種原因,這里經歷了多次更名。時下,為迎合旅游開發,昔日的石沖村又更名為“桃源福地”村。需要指出的是,恰恰在南宋(1127-1279年),朝政較為安定。“黃龍”石刻刻制于1246年,與之毗鄰的“桃源福地”石刻出自何時何人,筆者去過秦人的桃花源景區,兩者是否存在關聯,亦需進一步研究,待見分曉。

              總之,龍市是一塊寶地,一塊福地。生我者父母,養我者家鄉的土地。我雖然身在外地,但時常懷有感恩之心,想為家鄉的建設盡一點綿薄之力,希望蒼天有眼,能得到貴人相助,相信龍市必將迎來嶄新的一天!

               
              白沙信息版權所有手機訪問 地址:湖南省耒陽市白沙路1號 郵編:421800
              電子郵件: 108778073@qq.com
              湘ICP備10202670號   湘公網安備 43048102000139號

                <form id="tbh3f"><span id="tbh3f"><th id="tbh3f"></th></span></form>

                          久久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亚洲国产精品色二二区,亚洲一区二区久久爱,久久久久性色av无码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