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bh3f"><span id="tbh3f"><th id="tbh3f"></th></span></form>

               湖南省煤業集團白沙實業有限責任公司
              白沙實業公司文化樓招租公告 S320省道白沙佳苑附近地塊招租公告
                · 新聞資訊 〉白沙動態
              “夢”見母親


              作者:向勇[實業機關]  發布時間:2023/5/25   點擊數:521

              時光荏苒,人過境遷,至親至愛的母親已經離開我十年了,多少次回到與父母共同生活了幾十年的老屋,多少次在夢中又見到了慈祥的母親,令我常常不由自禁地想起母親和藹可親的笑容和勤儉操勞的身影,想起與母親在一起的溫馨往事,多次想寫點文字懷念母親,這次我終于提起了笨拙的筆。

              母親1945年出生在湖南省永興縣馬田鎮一個貧苦的裁縫家庭,外公家當時七八口人僅靠外公一人做裁縫的微薄收入養家糊口,生活十分清苦,母親是長女,十三歲時迫于生活壓力,剛讀完小學就輟學回家,跟外公學裁縫手藝,掙錢減輕家庭負擔,供弟妹上學。后來,母親和父親結婚后加入了馬田鎮服裝廠,算是有了一份正式工作。八十年代以前,市場上還很少有成品服裝賣,大家都是買布料到裁縫店定做。母親所在的馬田鎮服裝廠其實就是由個體裁縫組合起來的集體性質的大裁縫店,工資實行計件制,多勞多得,母親做事認真細致,工效相對慢一些,工資自然比一些做事毛糙的人拿得要少些,但母親寧愿少掙錢也要保證質量,她做的衣服質量深得顧客的贊譽,許多顧客來店里做衣服總是點名要母親做。裁縫雖然不是日曬雨淋的活,但一到寒冬臘月,服裝廠車間也只是用煤火取暖,條件簡陋,母親的雙手每年冬天都會生凍瘡,腫得象個“小饅頭”,但母親仍戴著露出手指的手套堅持上班,每天在縫紉機旁腳踏手扶一干就是八九個小時。特別是一到年底,很多顧客過年做新衣,都催著要在春節前來取衣服,母親每年過年前幾天還經常要加班加點熬到深夜,非常辛苦。每年春節都要拖到大年三十才在家打掃衛生,準備年貨。平時,母親每天上班掙錢,還要把家里一日三餐和我們兄弟三人安頓好,把家里收拾干凈整齊才去上班,她把自己對親人的愛深深融入到默默的辛勞中。

              1991年,母親隨父親一起從馬田煤礦調到了白沙礦務局機廠,母親分配到精鑄車間工作,局本部不僅環境比礦里好,每天上班也比做裁縫輕松一些,母親雖是在生產一線做工,但有固定的工作時間和工資收入,母親很是開心和滿足,每天都提前到車間上班,認真完成當天的生產任務。記得有一次晚上七點多鐘了,廠區已是萬家燈光,母親還沒回家,我不放心就去廠里找母親,走到母親上班的車間,看到她還穿著工作服戴著長膠皮手套,一個人在車間護沙池邊給笨重的臘模護沙,我忙問道:“媽,怎么您一個人還在做事呀!”母親轉過頭笑著說:“今天的臘模個頭大,形狀復雜,不好護沙,只有多護幾層沙才能確保臘模不穿孔,快做完啦!你先回去吧!”。后來,我得知當天她車間很多員工的產品都出了問題,許多澆鐵水時穿孔報廢了,而母親完成的產品件件都是合格品,而且還得到了車間主任的表揚呢!精鑄車間有八九十個女集體工,善良樸實的母親有時難免會受到一些刁酸刻薄之人的欺負,我知道后很氣憤要去找她們論理,母親總是阻攔說:“算了算了,只是些小事,不要去計較”。幾年后, 廠里改革改制精簡人員,廠里的集體工全部下崗了,母親每月只有13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母親也一度感到失意消沉。

              母親雖然忠厚老實,但卻富有經營頭腦,不認命不服輸,自立自強,自謀職業,利用她的廚藝在家里開了個家庭飲食店,賣些盒飯、面條和水餃,主要服務對象是廠里的單身青工。有時個別青工加班下班遲,只要打電話到我家,母親就會熱著飯菜等他們下班來吃飯,如那個青工下班后廠里澡堂沒水,母親就會喊他到我家院子里的澡堂洗澡。母親總是說:“孩子離開父母在外工作不容易,我能替他們父母照顧一下就盡量照顧吧!”母親開店價格實惠,薄利多銷,但也能掙點收入補貼家用。每天看著來家里小餐館吃飯的小伙姑娘“狼吞虎咽”的樣子,母親感到十分開心和充實,廠里的青工都親切地喊母親“鄺媽媽”。

              后來,國家出臺了集體工加入社保的新政策,母親終于拿到了一千多元的退休工資,母親特別高興,一個勁地說黨的政策好,沒有忘記她們這些曾被社會遺忘的人?吹侥赣H高興的樣子,我心里比吃了蜜糖還甜,母親辛苦了一輩子,都是平平淡淡過日子,這次她是真正高興了一回!

              母親人本清秀,加上性格溫和,心胸豁達,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得多。母親有了退休工資,人更開心更精神了,也更“大方”了。2011年冬,有一回我要出差,可到廠里財務科借備用金出納不在,我就趕緊跑回家問母親有不有現金,母親聽我一說,馬上搬出她那個“聚寶箱”,小心翼翼地打開鎖,毫不猶豫地從箱子里拿出二十張嶄新的百元大鈔給我說:“有!有!公家的事是大事,耽誤不得”,還一個勁地問我夠不夠, 我忙說“夠了,夠了”。當時我剛買了房,經濟一直很緊張,我借母親的二千元錢一直沒有及時還,后來我想起此事曾對母親說:“媽,我借您那兩千元錢我發獎金還給您”,母親卻笑著慈祥地說:“兒呀!媽現在有退休工資了,不用還了,你借的錢就當媽支援你們買房子吧!”。我當時也沒多想,只是說了一句“借歸借,這錢還是要還給您的”。但后來我工作忙又把這事給忘了。

              2012年冬,母親因心臟病突然離開了我們。我第一次嚎啕大哭了一場。鄰里和同事都說:“鄺媽心地善良,樂于助人,勤勞節儉,與世無爭,是個善良忠厚的好人!蹦赣H一生勤勞節儉,就是后來家里條件好一些了,親人多次邀她去外面走走,她怕花錢從沒去過,但她對家人對他人卻很大方,唯獨沒有為她自已著想,F在想起我欠母親的錢的事,就深感內疚!其實,我欠母親的何止這兩千元錢呢!我欠母親的實在太多太多了!母親走了,其實又沒有走遠,她一直活在兒的心中,伴兒前行,勵兒奮進。

               
              白沙信息版權所有手機訪問 地址:湖南省耒陽市白沙路1號 郵編:421800
              電子郵件: 108778073@qq.com
              湘ICP備10202670號   湘公網安備 43048102000139號

                <form id="tbh3f"><span id="tbh3f"><th id="tbh3f"></th></span></form>

                          久久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亚洲国产精品色二二区,亚洲一区二区久久爱,久久久久性色av无码一区二区